待疫情结束 摘掉口罩和你拥抱
来源:待疫情结束 摘掉口罩和你拥抱发稿时间:2020-04-01 11:13:45


撤销母亲监护人资格,居委会成为监护人

中新网北京3月30日电 北京小汤山医院自3月16日启用至3月28日24时,总体运行平稳有序,累计接收境外来(返)京需筛查人员2002人,其中机场转运1682人、各区隔离观察点转运320人,最多一天接待需筛查人员394人,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3例。30日,首位患者治愈出院。

此外,澎湃新闻记者从黄浦区法院获悉,对郑某涉嫌遗弃的犯罪事实,公安机关正在进一步侦办中。

据美国约翰斯·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监测系统显示,截至美东时间3月28日下午6时,美国已经至少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121117例,其中包括死亡病例2010例。而洛杉矶县所在的加利福尼亚州共有确诊病例5065例。

2015年,郑某终于露面,但出现的原因却是因反复吸毒而被社区戒毒。此后,在社区戒毒期间,郑某又再次吸毒,后被处以强制隔离戒毒两年。

黄浦区法院受理该案后,由三名资深法官组成合议庭,适用特别程序开庭审理了该案。

黄浦区法院介绍,小宝出生后不久,母亲郑某离家出走,将小宝留在家中由外公独自抚养。由于年事已高又身患多种疾病,外公对小宝的照顾也时常力不从心。直到一岁半,小宝因营养不良等原因仍不会走路。为此,小宝的外公多次向居委干部求助,希望能有人帮助照顾小宝。2014年,居委会在征求小宝外公同意后,安排了社区志愿者,轮流将小宝接回家中寄养照顾。

居委会认为,郑某自小宝出生后,即未尽到作为监护人的义务,将小宝遗弃在居委会,不闻不问,实际上已放弃了对小宝的监护权,因此申请撤销其监护资格,并自愿要求代为履行郑某的监护职责。

2017年10月,郑某强制戒毒期满恢复自由,本该重新承担起抚养小宝的责任,她却向居委会提出,自己无力照顾,希望居委会继续代为照看小宝。之后,郑某便再次离家外出不知去向。

法院经审理后认为,父母是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,有抚养、教育和保护未成年子女的义务,保障其健康成长。郑某作为被监护人小宝的母亲,在小宝出生后不久就经常去向不明,不履行监护职责,拒绝抚养,也不提供被监护人所必需的生活保障,严重侵害了被监护人的合法权益,其间郑某还存在反复吸毒、被强制戒毒两年的情形。故对于居委会要求撤销郑某监护人资格的申请法院予以支持。